相关文章

上海港标箱破纪录的联想

  日前上海港传来佳音:2011年上海集装箱吞吐量一举突破3000万标箱(TEU)大关,创下全港集装箱运输史上最高纪录。并预测将继去年后第二次成为世界第一的港口。韩正市长亲自出席“破纪录”的相关仪式。又讯,破纪录的标箱数中,1至11月,浦东集装箱吞吐量2639.1万标箱,占上海港总数比重为90.76%。

  马恩《共产党宣言》曾经论述,市场经济发展以后,资本和商品会突破各国的民族壁垒、出现全球化。然而,全球化的高潮出现需要有物质技术条件。读世界经济史时,笔者注意到,上世纪60年代下半期,人类将大型喷气飞机和集装箱用于运输,全球化程度有了明显提升。就是一次物质技术条件的重大变化。

  浦东开发开放以来,浦东成为上海建设国际航运中心的脊梁。一开始,外高桥保税区就成为集装箱吞吐量指标上升的主力军。以后,上海建设者架起32.5公里的跨海大桥,接通大小洋山,有了杭州湾边的洋山港,上海的集装箱运输如虎添翼,迅猛上升。2009年,国务院下文,将南汇并入浦东新区,搞“大浦东”,同年,国务院又作决策: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、航运中心。这两个文是相辅相成,有关联性。我理解,浦东新区扩展了,外高桥港和洋山港就在一个行政区内了,加上陆家嘴金融城,“两个中心”的建设就没有了行政障碍,有了更好条件的运作。于是,航运中心的集装箱数量的提升,就成为我们的运筹帷幄之中的一个业绩。在国际航运中心综合指标方面,上海在近几年内不断地超越前者,亦在预期之中。

  笔者去过鹿特丹、汉堡、伦敦的国际大港,听说我们从上海来,外国朋友频频翘起拇指,大为赞扬“上海速度”。2010年,上海港的集装箱规模第一次超过新加坡,成为世界第一。2011年的数据还没有统计出来,我想,这方面的进步我们十分乐观。当然,集装箱数据的金牌银牌已不重要,我们应指向航程的新目标。

  因为,我们清醒地知道,衡量是否是国际航运中心,不只是考察集装箱指标。还要看航运中的水水转运占比,再看国际转运的占比。上海的水水转运已有很大进步,现已占70%以上,但国际水水转运只占5%,是较低的。另外,国际航运不只是看物流数量,还得看资本资金流量,这方面我们更是“软肋”。据统计,伦敦的集装箱吞吐量(物流)比上海低得多,而伦敦的国际航运的资本资金流量,堪称世界第一,上海远远不及。比如,伦敦的波罗的海航运交易所是全球唯一实行自我监管的航交所,它颁布的航运价格指数被世界各国接受,被称为全球航运的“航标”。又如,伦敦的租船市场全球最大,成交量占世界总量的30%;伦敦有世界最大的航运保险业。再比如,伦敦参与制定多项国际航运的法规;伦敦的航运融资占全球的20%;仲裁总案值占全球的份额为50%,等等,由此,伦敦被世界公认是首屈一指的国际航运中心。

  真是“山外青山楼外楼,还有好汉在前头”。与发达国家比较,我们还有很多需要追赶的项目,发展国际航运的租船业、咨询业、海事保险业、海事法律仲裁、航运融资、信息指数、航运现代服务、行业组织等,应该列入上海、哟普其实浦东新区改革者和建设者们的议事日程之中。

  乘风破浪正当时,不懈怠,再出发!